11度热点(11du.cn)汇聚网络热点资讯!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11度热点(11du.cn)汇聚网络热点资讯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综合 >

毛宗岗批评三国演义(毛宗岗评三国演义三绝)

时间:2024-04-24 07:15热力值:来源:NDM编辑:热力哥
黄巾之乱被左丰诬陷的将领 毛宗岗批评《三国演义》之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

词曰: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 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 都付笑谈中。【以词起,以词结。】

之一回

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

【人谓魏得天时、吴得地利、蜀得人和,乃三大国将兴, 先有天公、地公、人公三小寇以引之。亦如刘季将为天子, 有吴广、陈涉以先之; 刘秀为天子, 有赤眉、铜马以引之。以三寇引出三国, 是全部中宾主;以张角兄弟三人引出桃园兄弟三人,此又一回中宾主。

今人结盟,必拜关帝;不知桃园当日,又拜何神?可见盟者,盟诸心, 非盟诸神也。今人好通谱, 往往非族认族; 试观桃园三义,各自一姓:可见兄弟之约,取同心同德,不取同姓同宗也。若不信心而信神, 不论德而论姓,则神道设教, 莫如张角三人,同气连枝,亦莫如张角三人矣。而彼三人者, 其视桃园为何如耶!

齐东绝倒之语,偏足煽惑愚人,如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” 是已。且安知南华老仙天书三卷, 非张角谬言之而众人妄信之乎!愚以为裹黄巾、称黄天,由前而观, 则黄门用事之应; 由后而观,则黄初改元之兆也。

百忙中忽入刘、曹二小传:一则自幼便大,一则自幼便奸; 一则中山靖王之后, 一则中常侍之养孙: 低昂已判矣。后人犹有以魏为正统,而书“蜀兵入寇”者,何哉?

许劭曰:“治世能臣,乱世奸雄”,此时岂治世耶?劭意在后一语,操喜亦喜在后一语。喜得恶,喜得险, 喜得直, 喜得无礼,喜得不平常,喜得不怀好意。只此一喜,使是奸雄本色。】

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周末七国分争,并入于秦。及秦灭之后,楚、汉分争,又并入于汉; 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, 一统天下,后来光武中兴, 传至献帝,遂分为三国。推其致乱之由, 殆始于桓、灵二帝。【《出师表》曰:“叹息痛恨于桓、灵。”故从桓、灵说起。桓、灵不用十常侍, 则东汉可以不为三国。刘禅不用黄皓, 则蜀汉可以不为晋国。此一部大书,前后应照起。】桓帝禁锢善类,崇信宦官。及桓帝崩, 灵帝即位,大将军窦武、太傅陈蕃共相辅佐。时有宦官曹节等弄权, 窦武、陈蕃谋诛之,机事不密,反为所害,中涓自此愈横。【将说何进, 先以陈、窦二人作引。】

建宁二年四月望日,帝御温德殿。方升座,殿角狂风骤起。只见一条大青蛇,从梁上飞将下来,蟠于椅上。

【白蛇斩而汉兴,青蛇见而汉危。青蛇、白蛇, 遥遥相对。○ “惟虺惟蛇, 女子之祥。” 寺人正与女子一类也,故有此兆。】帝惊倒,左右急救入宫,百官俱奔避。须臾,蛇不见了。忽然大雷大雨,加以冰雹, 落到半夜方止,坏却房屋无数。建宁四年二月,洛阳地震。又海水泛溢,沿海居民,

尽被大浪卷入海中。【水将灭火。】光和元年,雌鸡化雄。

【此兆尤切中宦官。以男子而净身,则雄化为雌矣,以阉人而干政,则雌又化为雄也。】六月朔,黑气十余丈, 飞入温德殿中。秋七月,有虹见于玉堂。五原山岸,尽皆崩裂。种种不祥,非止一端。【先说灾异,引起盗贼。】帝下诏问群臣以灾异之由。议郎蔡邕上疏,以为霓堕、鸡化,乃妇寺干政之所致,言颇切直。【首卷书以蔡邕起, 以董卓结, 盖邕固一代文人也, 使不失身董卓,则《三国志》当成于蔡邕之手, 岂成于陈寿之手哉? 】。帝览奏叹息,因起更衣。曹节在后窃视, 悉宣告左右; 遂以他事陷邕于罪, 放归田里。后张让、赵忠、封谞、段珪、曹节、侯览、蹇硕、程旷、夏恽、郭胜十人朋比为奸,号为“十常侍”。帝尊信张让,呼为“阿父”。【有此张父, 自然生出张角等兄弟三人来。】朝政日非,以致天下人心思乱,盗贼蜂起。时钜鹿郡有兄弟三人,【以此兄弟三人, 引出桃园兄弟三人来。】一名张角,一名张宝, 一名张梁。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,【脱儒冠而裹黄巾, 负却秀才名色。】因入山采药,遇一老人,碧眼童颜, 手执藜杖,唤角至一洞中, 以天书三卷授之,曰:“ 此名《太平要术》, 汝得之当代天宣化,普救世人;若萌异心,必获恶报。”【若无此句, 人不肯信。】角拜问姓名。老人曰:“吾乃南华老仙也。”言讫,化阵清风而去。【此事谁见来?张角是自言之,而人遂信之,正与篝火狐呜一般伎俩。】角得此书, 晓夜攻习,能呼风唤雨,号为“太平道人”。【称谓绝奇。】

中平元年正月内,疫气流行,张角散施符水, 为人治病,自称“大贤良师”。【名号愈出愈奇。】角有徒弟五百余人, 云游四方,皆能书符念咒。次后徒众日多,角乃立三十六方, 大方万余人, 小方六七千, 各立渠帅,称为将军。【书符念咒,只好遣鬼为将,奈何以人为将乎!称“道人”,称“师”,又称“将军”,名号愈出愈奇。】讹言:“ 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。”【造语不通之极。如此秀才,宜其不第也。

○汉将兴,有赤帝、白帝之奇谶; 汉将亡,有苍天、黄天之妖言。赤、白、苍、黄,二帝二天,正遥遥相映。】又云:“ 岁在甲子,天下大吉。”令人各以白土书“ 甲子”二字于家中大门上。青、幽、徐、冀、荆、扬、兖、豫八州之人,

家家侍奉大贤良师张角名字。【天子既呼张让为父,天下又安得不奉角为师。】角遣其党马元义,暗赍金帛,结交中涓封谞,以为内应。【外寇必结连内寇。】角与二弟商议曰:“至难得者,民心也。今民心已顺,若不乘势取天下,诚为可惜!”遂一面私造黄旗,约期举事;一面使弟子唐州驰书报封谞。唐周乃径赴省中告变。【中涓反作奸细, 奸细反作首人,可见内寇更恶于外寇。】帝召大将军何进【引出何进。】调兵擒马元义,斩之;次收封谞等一干人下狱。【何不便杀?】张角闻知事露,星夜举兵, 自称“ 天公将军”, 张宝称“地公将军”,张梁称“ 人公将军”,【隐然鼎足,为三国引子。】申言于众曰:“今汉运将终,大圣人出。汝等皆宜顺天从正,以乐太平。”四方百姓,裹黄巾从张角反者四五十万。【本黄天而裹黄巾,煞是好笑。】贼势浩大,官军望风而靡。何进奏帝火速降诏,令各处备御,讨贼立功。一面遣中郎将卢植、皇甫嵩、朱隽,各引精兵、分三路讨之。【好。】

且说张角一军, 前犯幽州界分。幽州太守刘焉,【一个姓刘的,引出一个姓刘的出来。】乃江夏竟陵人氏,汉鲁恭王之后也。【鲁恭王之后, 引出中山靖王之后来。】当时闻得贼兵将至,召校尉邹靖计议。靖曰:“贼兵众,我兵寡,明公宜作速招军应敌。”刘焉然其说,随即出榜招募义兵。榜文行到涿县,引出涿县中一个英雄。【方入此卷正文。先是一个英雄。】那人不甚好读书,性宽和,寡言语,喜怒不形于色。素有大志,专好结交天下豪杰。生得身长八尺, 两耳垂肩,双手过膝,目能自顾其耳,面如冠玉,唇若涂脂,中山靖王刘胜之后,汉景帝阁下玄孙,【可知蜀汉是正统。】姓刘名备,字玄德。昔刘胜之子刘贞,汉武时封涿鹿亭侯,后坐酎金,失侯,【汉武时宗庙祭礼,命宗藩俱献金助祭。金色有不佳者,辄削其封。】因此遗这一枝在涿县。玄德祖刘雄,父刘弘。弘曾举孝廉, 亦尝作吏,早丧。玄德幼孤,事母至孝。【然则昭烈之事母, 胜于高宗之事父矣。】家贫,贩屦织席为业。【汉武用主父偃计,削弱宗藩,以致光武起于田间,昭烈起于织席, 可胜叹哉。】家住本县楼桑村。其家之东南,有一大桑树,高五丈余,遥望之重重如车盖。相者云:“ 此家必出贵人。”【只为此一株桑, 遂使南阳八百株桑不能独乐其乐。】玄德幼时,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,曰:“ 我为天子,当乘此车盖。”【汉高微时,见始皇帝从曰:“丈夫不当如是耶?”正与此合。】叔父刘元起奇其言, 曰:“ 此儿非常人也!”因见玄德家贫, 常资给之。【好叔父。】年十五岁,母使游学,尝师事郑玄、卢植, 与公孙瓒等为友。【以上是玄德一篇小传。】及刘焉发榜招军时,玄德年已二十八岁矣。

当日见了榜文,慨然长叹。【此一叹,叹出无数大事来。】随后一人厉声言曰:“ 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,何故长叹? ”

【斗然而来。】玄德回视其人,身长八尺,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, 声若巨雷,势如奔马。【又引出一个英雄。】玄德见他形貌异常,问其姓名。其人曰:“ 某姓张,名飞,字翼德。世居涿郡,颇有庄田。卖酒屠猪,专好结交天下豪杰。恰才见公看榜而叹,故此相问。” 玄德曰:“ 我本汉室宗亲,姓刘,名备。今闻黄巾倡乱,有志欲破贼安民, 恨力不能,故长叹耳。” 飞曰:“吾颇有资财,当招募乡勇,与公同举大事,如何? ”【毕竟有资财者易于举大事。】玄德甚喜,遂与同入村店中饮酒。

正饮间,见一大汉,推着一辆车子,到店门首歇了,

入店坐下便唤酒保:“ 快斟酒来吃,我待赶入城去投军!”

【斗然而来。】玄德看其人:身长九尺,髯长二尺;面如重枣,唇若涂脂;丹凤眼,卧蚕眉,相貌堂堂,威风凛凛。

【又引出一个英雄。○写玄德先遇张公, 次遇关公,叙法参差有致。】玄德就邀他同坐,叩其姓名。其人曰:“吾姓关, 名羽, 字寿长,后改云长, 河东解良人也。因本处势豪倚势凌人,被吾杀了,【颇与张翼德同性。】逃难江湖,五六年矣。今闻此处招军破贼,特来应募。”玄德遂以己志告之,云长大喜。同到张飞庄上,共议大事。飞曰:“我

庄后有一桃园,花开正盛; 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,我三人结为兄弟,协力同心,然后可图大事。”【黄巾贼有三个姓张的弟兄,不如张翼德结两个不姓张的弟兄较胜万倍。但论兄弟不兄弟,何论姓张不姓张哉!】玄德、云长齐声应曰: “ 如此甚好。”

次日,于桃园中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。三人焚香

再拜而说誓曰:“念刘备、关羽、张飞,虽然异姓,既结为兄弟,则同心协力,救困扶危;上报国家,下安黎庶。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。【千古盟书, 之一奇语。】皇天后土,实鉴此心,背义忘恩,天人共戮!”誓毕, 拜玄德为兄, 关羽次之,张飞为弟。祭罢天地, 复宰牛设酒, 聚乡中勇士, 得三百余人, 就桃园中痛饮一醉。【如此胜举,值得一醉。】来日收拾军器,但恨无马匹可乘。正思虑间,人报有两个客人,引一伙伴当,赶一群马, 投庄上来。【来得凑巧。】玄德曰:“ 此天佑我也!”三人出庄迎接。原来二客乃中山大商:一名张世平,一名苏双,每年往北贩马,近因寇发而回。玄德请二人到庄,置酒管待,诉说欲讨贼安民之意。二客大喜,愿将良马五十匹相送;又赠金银五百两,镔铁一千斤,以资器用。【大是佳客。】玄德谢别二客,便命良匠打造双股剑。云长造青龙偃月刀,【刀名奇。】又名“冷艳锯”,【更新奇。】

重八十二斤。张飞造丈八点钢矛。各置全身铠甲。共聚乡勇五百余人,来见邹靖。邹靖引见太守刘焉。三人参见毕, 各通姓名。玄德说起宗派, 刘焉大喜,遂认玄德为侄。【方作关、张之兄,又作刘焉之侄。】

不数日,人报黄巾贼将程远志统兵五万来犯涿郡。

刘焉令邹靖引玄德等三人, 统兵五百,前去破敌。【看他以五百敌其五万。】玄德等欣然领军前进,直至大兴山下, 与贼相见。贼众皆披发,以黄巾抹额。当下两军相对, 玄德出马,左有云长,右有翼德,扬鞭大骂:“反国逆贼,何不早降!”程远志大怒,遣副将邓茂出战。张飞挺丈八蛇矛直出,手起处,刺中邓茂心窝,翻身落马。【极写翼德。】程远志见折了邓茂,拍马舞刀,直取张飞;云长舞动大刀,纵马飞迎。程远志见了,早吃一惊,措手不及, 被云长刀起处挥为两段。【极写云长。龙刀、蛇矛,初发利市。】后人有诗赞二人曰:

英雄落颖在今朝,一试矛兮一试刀。初出便将威力展, 三分好把姓名标。

众贼见程远志被斩, 皆倒戈而走。玄德挥军追赶,投降者不计其数,大胜而回。刘焉亲自迎接,赏劳军士。

次日,接得青州太守龚景牒文,言黄巾贼围城将陷, 乞赐救援。刘焉与玄德商议。玄德曰:“备愿往救之。”【壮甚。】刘焉令邹靖将兵五千,同玄德、关、张,投青州来。贼众见救军至,分兵混战。玄德兵寡,不胜,退三十里下寨。【前以五百而大胜,此以五千而小却,写得变幻。若每战必写获捷,便不成文字矣。】玄德谓关、张曰:“贼众我寡, 必出奇兵方可取胜。”乃分关公引一千军,伏山左,张飞引一千军,伏山右:鸣金为号,齐出接应。【先写关、张斩将,次写玄德运筹,叙法亦参差有致。】次日,玄德与邹靖引军鼓噪而进。贼众迎战,玄德引军便退。贼众乘势追赶, 方过山岭,玄德军中一齐鸣金,左、右两军齐出,玄德麾军, 回身复杀。三路夹攻,贼众大溃。【极写玄德。】直赶至青州城下,太守龚景,亦率民兵出城助战。【带写青州戍兵一句好。】贼势大败,剿戮极多,遂解青州之围。后人有诗赞玄德曰:

运筹决算有神功,二虎还须逊一龙。初出便能

垂伟绩, 自应分鼎在孤穷。

龚景犒军毕,邹靖欲回。玄德曰:“近闻中郎将卢植,与贼首张角战于广宗,备昔曾师事卢植,欲往助之。”【壮甚, 义甚。】于是邹靖引军自回, 玄德与关、张引本部五百人投广宗来。至卢植军中,入帐施礼,具道来意。卢植大喜,留在帐前听调。

时张角贼众十五万,植兵五万,相拒于广宗, 未见胜负。植谓玄德曰:“我今围贼在此,贼弟张梁、张宝在颍川, 与皇甫嵩、朱隽对垒。汝可引本部人马, 我更助汝一千官军,前去颍川打探消息,约期剿捕。”玄德领命, 引军星夜投颍川来。【本来要助卢植,却使转助皇甫嵩、朱隽, 叙法变幻。】时皇甫嵩、朱隽领军拒贼,贼战不利, 退入长社,依草结营。嵩与隽计曰:“贼依草结营,当用火攻之。”遂令军士每人束草一把,暗地埋伏。其夜大风忽起,

【正与“ 呼风唤雨” 相映作趣。】二更以后, 一齐纵火,嵩与隽各引兵攻击贼寨,火焰张天,贼众惊慌,马不及鞍, 人不及甲,四散奔走。

杀到天明,张梁、张宝引败残军士夺路而走。忽见一彪军马尽打红旗,当头来到,截住去路。【读至此,必谓是玄德、关、张来矣,不意竟不是。奇绝。】为首闪出一将, 身长七尺,细眼长髯,官拜骑都尉,沛国谯郡人也:姓曹,名操,字孟德。【忽然飞来。】操父曹嵩,本姓夏侯氏, 因为中常侍曹腾之养子,故冒姓曹。曹嵩生操, 小字阿瞒,一名吉利。【曹操世系如此, 岂得与靖王后裔、景帝玄孙同日论哉!】操幼时,好游猎,喜歌舞,有权谋,多机变。操有叔父,见操游荡无度, 尝怒之,【玄德之叔父奇其侄, 曹操之叔父怒其侄: 都是好叔父。】言于曹嵩,嵩责操。操忽心生一计, 见叔父来,诈倒于地,作中风之状。叔父惊告嵩,嵩急视之。操故无恙。嵩曰:“叔言汝中风,今已愈乎?”操曰:“儿自来无此病;因失爱于叔父,故见罔耳。”【欺其父、欺其叔,他日安得不欺其君乎?○玄德考其母,曹瞒欺其父、叔,正邪更别。】嵩信其言。后叔父但言操过,嵩并不听。因此,操得恣意放荡。时人有桥玄者, 谓操曰:“天下将乱,非命世之才不能济。能安之者,其在君乎?”南阳何颙见操,言:“汉室将亡,安天下者必此人也。”【二人皆不识曹操, 曹操闻之亦不喜。】汝南许劭, 有知人之名。操往见之,问曰:“我何如人?”劭不答。又问,劭曰:“子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也。”【二语定评。】操闻言大喜。【称之为奸雄而大喜,大喜便是真正奸雄。】年二十,举孝廉,为郎,除洛阳北部尉。初到任,即设五色棒十余条于县之四门, 有犯禁者,不避豪贵,皆责之。中常侍蹇硕之叔,提刀夜行, 操巡夜拿住, 就棒责之。由是内外莫敢犯者,威名颇震。后为顿丘令。【百忙中夹叙曹操一篇小传,奇。】因黄巾起,拜为骑都尉,引马步军五千,前来颍川助战。正值张梁、张宝败走,曹操拦住, 大杀一阵,斩首万余级,夺得旗幡、金鼓、马匹极多。张梁、张宝死战得脱。操见过皇甫嵩、朱隽,随即引兵追袭张梁、张宝去了。【写曹操忽然飞来,忽然飞去, 奇绝。】

却说玄德引关、张来颍川,听得喊杀之声,又望见火光烛天。急引兵来时,贼已败散。玄德见皇甫嵩、朱隽,具道卢植之意。嵩曰:“ 张梁、张宝势穷力乏,必投广宗去依张角。玄德可即星夜往助。”玄德领命,遂引兵复回。【卢植遣助皇甫嵩、朱隽,皇甫嵩、朱隽又遣助卢植, 叙法变幻。】到得半路,只见一簇军马,护送一辆槛车; 车中之囚,乃卢植也。【更极变幻。】玄德大惊,滚鞍下马, 问其缘故。植曰:“我围张角,将次可破﹔ 因角用妖术, 未能即胜。【张角妖术,在卢植口中虚叙一句, 好。】朝廷差黄门左丰前来体探,问我索取贿赂。我答曰:“军粮尚缺,安有余钱奉承天使?”左丰挟恨, 回奏朝廷,说我高垒不战, 惰慢军心。因此朝廷震怒, 遣中郎将董卓来代将我兵,【先伏一笔。】取我回京问罪。”张飞听罢大怒,要斩护送军人,以救卢植。【的是快人。】玄德急止之曰:“ 朝廷自有公论,汝岂可造次?”军士簇拥卢植去了。关公曰: “卢中郎已被逮,别人领兵,我等去无所依,不如且回涿郡。” 玄德从其言, 遂引军北行。

行无二日,忽闻山后喊声大震。玄德引关、张纵马

上高冈望之, 见汉军大败, 后面漫山塞野,黄巾盖地而来,旗上大书“ 天公将军”。【真是意外出奇。】玄德曰:“此张角也! 可速战!”【玄德两番往来,本要助战,却都未战;

今引兵欲回,本不想战,却反得一战:叙法俱变。”】三人飞马引军而出。张角正杀败董卓,乘势赶来,忽遇三人冲杀, 角军大乱,败走五十余里。三人救了董卓回寨。【本要助卢植, 却反救了董卓,变幻。○此回本叙刘、关、张,中间却夹叙曹操,末后又带出董卓,奇绝。】卓问三人现居何职,玄德曰:“白身。”卓甚轻之,不为礼。【可笑,可恶。】玄德出,张飞大怒曰:“我等亲赴血战,救了这厮,他却如此无礼。若不杀之,难消我气!”便要提刀入帐,来杀董卓。

【见卢植受屈便要救,见董卓无礼便要杀,略无一毫算计。写张翼德,真是当时之一快人。】正是:

人情势利古犹今,谁识英雄是白身?安得快人如翼德, 尽诛世上负心人!

毕竟董卓性命如何,且听下文分解。

毛宗岗评价三国演义100回 毛宗岗评三国演义三绝
免责声明: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。文章内容来自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资金、账户、密码等信息请谨慎谨慎再谨慎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!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。

本站推荐



本类导航

大家都在看

推荐标签